外媒采访Black:南美队拒训我们,还泄露战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3

  在阔别职业舞台多时之后,Black加入了南美的Infamous战队,开始了自己的新旅程。而在最近的震中杯Major预选赛上,他们成功突围,晋级震中杯线下。esportsheaven对Black进行了一次采访。

  

  你好,Black,很高兴再次和你交谈。最近怎么样?

  一切都还好,我正在尽可能为即将到来的Major做准备,身体上的,心理上的。

  恭喜你们晋级到了震中杯Major。在一支全新的队伍里打预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

  说实话,比我预期的要好得多。我们在预选赛前一天才和Heste集合,所以我们根本没时间训练,只能一边打预选一边适应比赛。每一场比赛都非常有挑战性,我们成长得很快。

  但有些人对Infamous从南美赛区晋级Major持反对意见,因为你们并不是一支本土队伍。你怎么看待这一点?

  我们并没有做任何非法或错误的事。从预选赛开始我们就一直住在这,这是我们聚在一起的最好机会。

  我过去有很多成功经历,Biver、Heste和Skiter在CIS赛区的时候距离Major/Minor出线也非常近。只要给我们机会,我觉得我们潜力非凡。

  我个人认同你的观点,你们并没有做非法或错误的事情,但从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看法。你认为你们的到来是否帮助了南美赛区成长?

  事实上我认为我们能从南美队伍身上学到很多东西,反之亦然。但是这并没能发生。为什么?因为南美队伍拒绝和我们训练,而和我们训练的队伍会把我们的战术泄露给其他队伍。

  我们之间本可以彼此提高,发生现在这种情况真是羞耻。我在中国时曾遭遇过这种情况,就好像DK身上的拒训闹剧再次发生了。

  希望这些队伍能意识到他们这种举动所带来的危害,在未来能够更理智地对待这件事。

  这的确让我回想起了那支Mushi和三冰在的DK,以及他们在中国遭遇的抵制。更不要说泄露战术细节从道德上来说是错误的。你们是怎么应对的?

  老实说,这种环境下很难进行训练。就像之前提到的,我们无法和这个赛区的队伍训练。所以我们和那些在欧洲训练的北美队伍或者欧洲队伍训练。但这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我们计划在Major前去欧洲集训一周,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这段时间。

  之前你曾在Infamous当过替补,那之后你就加入了队伍。你在那时候就取代了Mason吗?

  不,我那时候是替补的Timado。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就是被邀请担当替补,然后队内的环境感觉很棒。那时候我正在尝试组建一支东南的队伍,但几个月下来毫无成效。为了机会和潜力来到Infamous,对我来说是一个符合逻辑的选择。

  

  在两年的艰苦挣扎后你再次回到了职业舞台,回忆那段时光是什么感受?

  那就说来话长了。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来让自己安定下来,有很多事要处理,在不同国家之间来回。

  那段时间我做了很多解说和分析的工作,在TI结束后我打算重新回归,但我弄伤了我的手,四个月不能动弹……而新赛季并不会等我,在那种混乱的场景下想要在赛季中段找到或者组建一支新队伍,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。

  现在我终于回来了,能够重新打职业感觉很棒,我真的很怀念这种感觉,让我非常开心。打职业就是我后半生的所有!我希望这能让我重新回到对手、观众的视野中,给我的未来带来更多的可能性。

  我现在正为了DOTA而非常努力地提升我自己,精神上和肉体上的。我也翻看了很多比赛录像,测试了很多新东西来开拓我的视野,更进一步提升我的技巧和操作。

  再来说说新版本。简单总结下你对当前版本的理解。

  就我从天梯比赛和ESL One伯明翰的感受来看,这次改动让游戏时间再次变长了。

  现在游戏很少会快速结束,通常都会拖入后期,每个英雄都有了A杖效果,肉山多了一个掉落物,可食用的A杖。我个人很喜欢这个版本,因为这让BP有了更多的自由,让游戏变得更加好玩。

  你对于明年的新DPC赛季有什么看法?

  和现在这个赛季的安排非常相似,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。我希望预选赛的时间能推迟一点,而不是在比赛刚打完就打预选。

  采访接近尾声,祝你在南美赛区能有更好的发展。最后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

  感谢在艰难岁月仍然相信我的人们,希望接下来的这个比赛我们能取得成功,这让我就能真正地“归来”。记住,永远渴望胜利,安逸是成功的敌人。